浮光

之前在陈皮爆里面放了两支红酒爆,一直记成了放的娇子,后来打开抽的时候非常惊喜。
与友人相约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无论是心友还是发小,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可以笑出来的,虽然并不算发自内心地纯粹地开心,可好歹还是笑了出来。
以前笑得最开心的时候应该是初中放学回家路上聊天和高二某一次跟同桌在去操场的桥上疯玩,笑得也算是恣意妄为。
后来也有笑到肚子疼的时候,跟闺蜜A在小路上唱《词不达意》,后面的BC俩人就边笑边跟着我们走。
可回去之后还是十分空虚,没来由地觉得寂寞,也没来由地想哭,最终还是抱着书看着看着睡了过去。
多多少少算得上是治愈人心的东西,大概是猫和交到新朋友吧,相处的时候自然而然发生的纯粹的感情。
总是活得很压...

嘻嘻,闺蜜觉得他配不上我
无奈我自卑到了骨子里,望他都觉得遥不可及

我真的很怕呀,不想看到他死呀,他还那么小,又是个对生命充满憧憬的人,太不公平了😔

因为懒惰所以没有在2017.12.31日写出年终总结,所以今天发了出来也勉强算吧
2017年并不算很开心的一年,说是沮丧和单纯的丧都可以。
我大概是个很怕背负别人期盼的人吧,因为无法给予同价值的回应,所以只能一味逃避着,又内心愧怍着。
2017心态有点糟糕,像是在软绵绵的雪原里被茫茫无际的白淹没,更介于在活着与颓靡之间模棱两可,很不好的,沾染了一个恶习,嗯,当然也不打算改正。
和朋友去做大摆锤的时候前半段象征性地吱哇乱叫了一会儿,后来大概是嗓子哑了吧,闭上了嘴,闭上了眼睛,反而觉得生命轻飘飘的,游荡来游荡去,像是一片空中的羽毛,飘飘浮浮,又觉得像是被淹没的鱼,或者是在食道的食物,反复吞吐。
可能与从楼上...

我被埋在 被埋在诗人的头颅旁边
上面的铺满了的软绵绵的雪原
太阳出来的时候
诗人的头颅跟着雪一起融化 消失不见
只剩下我的骨架
在暴晒和狂风之下
变得残缺

如果明天照常死去
我们抽烟
在冬天的傍晚
路灯一盏盏亮起
从千堆雪的这边亮到长街的那一边
你问我怕不怕日出
我沉默着
然后吻你
再大口呼吸
你烤烟的味道又偷偷钻进了我的口腔
我笑你新生出来的胡茬子
然后用手指  来回地摩挲
十二月的寒风像是还没有升起的太阳
你温热的嘴唇  和温热的身体
在这个寒冷又干燥的晚上
悄悄地变质
这是旧城区的一条铺满积雪无人经过的长街
我们围着一条共同的鱼肚白色围巾
从街口一直聊到天边泛起鱼肚白色
然后忧郁地  一起看日出
第二天雪融化的时候
只剩下泪水里的盐分再一次挽留
隔着无限远的距离
我沉默着
然后吻你
再大口呼吸

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情绪发生的变化,约莫是父亲去世之后过了一段特别期盼陪伴的日子之后就非常期盼一个人了,心态也就愈加麻木。最恶寒的是父亲以前的同事让我高三别慌,不行的话考个二本相关专业去我父亲原来公司上班就行了,听完十分抵触,于是努力学了一段时间又学不进去了,想着破罐破摔吧,可是偏偏高考成绩又没有很差,想着有资格争取争取喜欢的专业,可是还是在家人的“爱”之下妥协了,其实就算不被威胁也是一样的,我是个懦弱胆怯的人,怎样都说不一定。那个时候还没有真真切切的“想死”的心情,如果是像现在这样麻木的话,也不会为了志愿闹到差点自杀的地步了,可是最后的结果么并没有让她们觉得她们有亏欠过我什么。可是现在写出来,...

突然没有那么想死了,生活愈加温馨的时候反而愈加期望死亡,因为自己难以承受别人的感情,相反地在学校不与人深交的地方才热切地感受到了自由,不过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最舒服,虽然也同样是无法开心起来。
原来在学校的时候一直期望放假了能与朋友家人在一起能够得到纯粹的开心与满足,可是每次欢笑甚至是生理性泪水都出来了的大笑,也无法触到内心最真挚的快乐的点,所以也愈加不期望了,因为怎么样都是无法得到的东西。
其实不是想死,因为一直也觉得死亡没多大意义,只是觉得活着我找不到真正的快乐,这让我既焦虑又疲惫,于是感情也就愈加麻木,说起来大悲与大喜的能力是什么时候失去的都完全没察觉到,只是到后来附和着别人的情感时才发现哪里已...

又生病了。
开学以来的第二次,身边没有温度计无法得知究竟烧到了多少度,只觉得食欲不振,浑身瘫软无力,并且长时间地处在寒冷的状态里。其实跟其他时候的发烧也没有多大区别,症状大同小异,可是总觉得有些微妙的差别。
反而现在是更喜欢这种生病带来的生理上的疼痛,越难受才能越加感知“生命”两个字吧。
今年来身体不好,可能是丧失了求生欲吧。
前几天上英语的网络课刚看到一篇文章,大意是开心的人总是要抵抗力强一些。跟去年的时候对比,好想也没有哪里不对。现在没有什么求生欲,只想一心求个安乐死。

《第十一种孤独》还剩最后一个故事,《美丽新世界》还有三分之一,然而却无法继续读下去了,不是因为故事情节索然无味,反而两部作品的题材都是我很喜欢很喜欢的,正是因为太过喜欢所以才觉得结束之后找不到合适的书看了。
其实看书的口味一点都不挑,基本来者不拒。可是家里跟学校剩下还没看的基本都是散文与诗,没有那种悠然自得的心态,读下来大抵是愈加治愈就愈加致郁。所以还是不看的好。
不如小说。
就算是参杂着个人经历,也是虚构的成分占主导地位,恰到好处地引起人对于绝望厌世孤独的共鸣,又不至于让人对人性产生生理性的恶心。反而是更喜欢那些直接致郁的作品,反乌托邦也好,现实魔幻主义也好,一笔笔地揭露着生活的满目疮痍就心生欢喜...

1 / 11

浮光

© 浮光 | Powered by LOFTER